弥漫于天空的诗意——清明雨

来不及撑伞,一阵阵清雨便洋洋洒洒地在石砌的青幽小径上追了起来。嗅着沁人的草香,不情愿地跟着几只小雀躲在绿荫下。我望着越发朦胧的旧巷,忍住挥笔疾诗的冲动,赏着这场清明雨。

都说清明“柳柔花欲坠,清雨催人泪”。但为何古人都?泥踏青,饮那三指桃花酒?所以悲意从,缅怀也罢,唯独难却这醉人的诗意。

浅带几分惆怅,与隔叶雀鸟同坐,乘着绵绵无尽的的天街小雨,不必想那泥间的草色,只需静静地坐着,几缕斜风细雨便能浅墨成一幅充满诗情的画卷。若说此时谁人能痴,那好饮的李太白若乘此景,一定会痛饮三大杯,敞开衣袖,迎着清雨,大舞一番青莲剑!若说谁人能悲,那好泪的杜子美若乘此境,一定会白眉微皱,紧衣缩袖,回吟几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所以,或喜或悲都难有古人的情怀。不如怀着本心赏着这少有的意境。

怀着禅心,折几枝细柳,任凭这一蓑烟雨风尘碎。走向远处,一片枝繁叶盛,几番挑弄,满园落红。望着铺满春泥的落瓣,染了几分惆怅和罪意。但我并非真的无情。知道即使没我,那些盛花也依然过落尽,为何不趁着这场清明湿雨揉成一方沃土?显然不用我说,它们也未语,因为它们有这样的情怀。所以我抛开刚才的那点惆怅和醉意,摇着细柳,继续怀着禅心远游。

此时,我虽没李清照那般瘦若黄花,但也相差无几,竹杖芒鞋,踏雨走了许久了,也累了。但累归累,难得这番美景相伴,不好好欣赏一下岂不是浪费?

真是“最是一年春好处,落花时节有逢君”。捋了几下微湿的发丝,不觉已经穿过石桥看到了隔岸细雨绵江上的青笠蓑衣。知道此时桃花流水桂鱼正肥,便来了兴致。但是千水难寻坞,更不能一苇渡江,此时已晚,便丢了垂钓的念头,踩着花泥愤愤而去。

醉雨乘风,一路上沉浸弥漫于天空的诗意。我想,还是我最痴这场清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