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福

路灯下的中环,在流光溢彩的灯带中舒展着身姿,亮如白昼的马路上行人匆匆,车辆如梭。

我像是个流浪儿,看着这个熟悉却又显陌生的都市,高层下明亮的橱窗里,商家的货架摆满了物品,葱香的煎饼,美味的关东煮从排风口排着热气,一阵阵料香的扑鼻而来。

巡视的保安拿着对讲机向我走过来,可能是监控引起了他们对我的注意,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上了马路,迎面遇到肩扛着一个塑料编织袋的人,看我急匆匆奔向路面,他停下脚步,轻声问我“需要帮助吗?……”

我听见了,可我犹豫了一下,装作没听见,没有去搭理人家,更没有正眼去看他,当时在想,别人邂逅的却是美艳,而我却和这样的人在搭讪,从心眼里对他就有种排斥,直至他从身边走过去,我才回头偷偷看去……

单薄的衣衫,油渍的旅游鞋露着脚腕,肩扛的编织袋里鼓鼓囊囊的边走边咣咣作响,我猜想着他扛着的东西是什么锅盆碗灶之类或是从垃圾堆拣拾的东西。

我正在胡思乱想,一辆奔驰车停在身旁,从车里面下来一个梳小辫的时髦青年,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对着手机说“你到底在哪个十字路口?我定位显示你就在这儿……”

那个青年十分的不情愿,好像是接人没接着正着急在奔驰车旁边徘徊着。

“看见扛东西的那个人了吗?”青年的手机开的是免提。我听完扭过身体,扛着东西的那个人,朝停车的地方走来。

“你是那个三六九的车主吗?”那个扛东西的人,从肩头卸下塑料编织袋放在地上,“咣”的响了一声。

我明白了,这网约车真是奢侈啊。“我看看你的电话号码?”小辫子青年问了那个人,看到了那个扛东西手中拿着一个卡片。

“怎么会这样?不是位女士打的电话?怎么会是你?你看你,你……”

小辫子一连串的问询,那口中的话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还是没有说话,那个小辫子青年把记着车牌和电话的号码卡片扔在了地下,就要上了车……

这时,从路口急匆匆走来了一位穿着貂皮皮裙的女人,嘴里嘟囔着什么。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憨实透了……”那个女儿又急又是气愤。

原来那个扛东西人是个厨师,晚上,坐高铁回老家,明天结婚,忙到最后一天,那位女子就是他的老板,是她给叫的车。

“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叫你穿戴利索的出来,不要让人家误会,非得回家再穿,……快把袋子打开,换上衣服,都到这时候了,你还人家着急……”

那个人解开了编织袋“我想明天换上……”嘴里轻声说着“怕给弄褶皱……”

几分钟过后,我惊呆了,黑色貂皮半大款,粗大的项链,镂空的名贵机械表,叫不名字的皮鞋,替厨师梳理好大背头后,那个女人说“这才是我家阿福……”

我看到奔驰司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尴尬和苍白……

我掩饰住自己的惊愕一阵寒冷袭来,顿觉浑身发冷,这简直太打脸了,现在除了羡慕就只有赞许。

那位女子,替阿福拉开了车门,上了车。小辫子青年也上了车。

阿福上车时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我情不自禁的举手示意,车从我的身边开过……

我挥动手的半天都没放下,在这寒冷的夜里,我仿佛是赤条条站在雪地上的一头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