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个如夜的人

猛的发呆时,又想起了你,若不是有所顾忌,我其实会说想你。昨晚我又做了个深沉的梦,我清楚不是与你有关,因为与你的梦,我总是记得一清二楚,断不会醒来后一片空白。

你有梦过我吗,我的朋友。当你离开那片故土后我便清楚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日月星辰,永不变的。

许久不曾好好说过话,貌似是好像未曾和我谈过心,那真是抱歉,没能帮你分忧。记得那时我还小,看不出你在痛着,如今回想起来,许许多多属于我们的往事,那么多次,你痛着。真内疚至极。没什么能胜过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但如果你受了伤,明白着却不能替你痛的人是我,那么我将是我唯一想杀的一个人。可我努力了。

偶尔的偶尔,你愿意与我见上一面,时间很短,但我无数次的,不想顾忌谁,也不想顾忌你,想狠狠一把抱住你,紧紧抱住你。

可着太失礼了,我的朋友。

你离开后我开始变得敏感。从前有段时日,我不想接受。那时候恨着你。现在接受了,所有与你有关的事物。可还是恨着你。

但还是爱着你。

愿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