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还没有到春节,院子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作鸟兽散。

“回家”两个字洗刷了一年的愁淡,捏一张车票,笑一脸疲倦,回家的感觉真的是归心似箭。

注定农历二零一四腊月的小院会日渐凋零,腊月又称lia月,四川话的意思就是过得快。

霜未尽,雪未冷,人已经渐渐散去。

腊梅逸香,回家的路途却多了几分曲折,拎着大包小包的人群在车站码头挤得不矣乐乎,那些夹杂着乡音的呐喊与怒骂让人开心也让人亲切。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衣锦还乡,离人归来,疲惫的笑容遮掩了旅途的心酸。

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芙蓉清水,西岭飞雪,即使有再多的不舍,即使有再多的安逸也敌不住父母倚树而望的期盼。

异乡终究是异乡,它可以给你车水马龙的喧嚣,却无法给予你心灵的温暖与宁静。

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回首那些漂泊的时光,有谁知道父母正在唠叨中悄然老去,花开花落,春归已是无觅处,黑发飞霜,重拾梦中落泪人,也许只有体会到背井离乡的苦涩,才会真正懂得亲情的弥足珍贵。

写了几行文字,故乡似乎近了很多,天高云淡,绛溪清浅玉成桥的味道依然在舌尖上生猛的跳动着。

今年的光景不是太好,羞涩的囊中少了几分归家的勇气,做为长子,内心的愧疚是言语无法表述的。

有钱无钱回家过年。

妈妈在电话里说,家里腊肉香肠都有,无须挂念的。

我有些想哭,知子莫若母,虽然母亲足不出乡,对于我的处境却是一清二楚的。

人是要有梦想的,然而有梦想的日子总是伴随着阵阵的苦痛。

母亲常说饿了,累了,就回家歇息,穷人是不怕穷的,穷则思变。

念起母亲说过的话,我总是忍不住要稀吁几句。

母亲虽然文化不高,却总能在电视句简单的对白里,找出几句鼓舞我的句子里。

有人说电视里都是“编”出来的故事,母亲不以为然,她相信“世上有戏上才有”

握惯了锄头的手,弄了一些乡下人吟不懂的长短句,母亲有些欣喜若狂,嗔怪我不务正业的同时,也会鼓励我继续写下去,用老人家的话说就是“和尚都是人学的,只要专心了啥子都能干成”

对于母亲的鼓励,我总是心存感激的,因为冬的寒冷才蕴酿出了春的温暖。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2014是否都过得诚心如意,我只期待每一个漂泊的心都会有所归依。

念起回家,舌尖上飘荡的是羊肉汤的的味道,其实羊肉汤在全中国都可以吃到,但妈妈的味道只有在家里才拥有。

听王杰的《回家》,我订了一张从成都到玉成普通的归程车票,念想着归期,念想着我那一个温暖的家。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